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大626的博客

—— 我们六年同窗,彼此终身守望......

 
 
 

日志

 
 
关于我

已故张金福同学是本博创始人、永久名誉博主。626北京校友会是我们的召集人。626全体同学,北京六年同窗,彼此终身守望! 我们626,有凝聚力,重情谊!

网易考拉推荐

有家大学叫“科大”【13】:有种信念叫坚守之“瞒天过海”  

2013-09-23 08:58:53|  分类: 有家大学叫“科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家大学叫“科大”(六)

六、有种信念叫坚守

李延军

(中)

“瞒天过海”

 那 个年代的科大学生,在刘达“偷天换日”般的“教育革命”中,暗自尽情吮吸着宁静校园里的知识甘露,不断强壮着自己的翅膀,开放着梅花般的灿烂花朵。科大的 老师们之间同样在暗自憋足了劲,唯恐学生们不选自己的课,都拿出了自己教书育人的看家本领。老师们在努力教好自己学生的同时,科研工作也在不动声色中悄然 进行着。

那 个时代的大学老师分为两种,一种是教学编制,只能教学;一种是研究编制,专做研究。按当时规定,这两种老师是两股道上跑的车,不能交叉,井水不犯河水,河 水也不能犯井水,研究编制的老师无权登台讲课,教学编制的教师,如果搞研究,就会被扣上一顶走“白专道路”的帽子,至于右派,更无权私自搞研究了。而在科 大就没有这么泾渭分明,当年科大青年物理老师中私下流行的是“葛氏第二定律”: 一个老师不论是教学,还是科研,如果25岁前还不能独立发表论文,就证明此人没有做物理的研究能力。这是当年科大物理老师葛荣寿私下发表的山寨学说,在年轻物理老师当中却很有市场。

“葛 式第一定理”是∶別想着不挨整。即,不挨整的概率为零。这是葛荣寿在那个时代个人历史经验的归纳总结。无独有偶,陈希儒老师也常用他的湖北腔说:“每当听 到语录歌,我的腰不自觉地就会弯了下来”,准备挨斗。挨斗已是他们那代人的生活常态和生理反映。诚如斯宾诺沙被逐出教门后的感慨:“犹如以前由于宗教的长 剑而理解了宗教一样,现在又因政治的绞索而理解了政治。”葛式第一定理正是斯氏感慨的最好注脚!

对“葛氏第一定理”,老师们无法逾越,也毫无选择的自主权,而对“葛氏第二定理”,那些年轻的物理老师们不惜在“葛氏第一定理”的重压下,争前恐后地付诸实践。当时就有一个23岁教物理的老师,为此感到了压力,在搞好课堂教学的同时,悄悄搞起了物理研究。

在 当时“白专道路”帽子满天飞的气氛中,老师们的科研都属于半地下活动,科研经费自然无从谈起,能接触到的有限期刊也都是前苏联的,欧美出版物要时隔数月到 半年以上才能见到,而且是影印件。尽管困难重重,一个个科大老师却乐此不疲,这比他们在北大的同辈们幸运多了。在北大有声有色的“拔白旗”运动中,那些搞 科研的老师们被搞得是风声鹤唳,战战兢兢,不是他们搞科研,而是运动一直在搞他们。当时的科大,无疑成了科研的“特区”,一眼望去尽是“白专刺猬”,大哥 不说二哥,谁也不拔谁的刺儿,谁也不拔谁的“白旗”。

这 股风气同时也感染熏陶着同学们的科研兴趣,如今的科大老师还在津津有味地回忆着他们当学生时的一些科研活动,有的同学一年级时就从大烟囱里掏烟灰,提炼半 导体原料——硅;有的参加化学激波管建设;还有一群同学出人意料地放出了气象小火箭……如今的学生还经常找老师,要求提前进入实验室,即使搞不了什么大研 究,闻一闻实验室的味道,也觉得浑身舒坦。

终于在1960年 春,那位物理老师的科研成果呱呱坠地,其论文《用变形的传播函数计算核子的电核半径》被《中国物理学报》看中,达到了发表水准。正当这位老师为自己满足了 “葛氏第二定律”而兴奋时,又一个头疼的政治问题给了他当头棒喝:当时还戴着“漏网右派”帽子的他,按那个时代的权利分配规则,是无权发表论文的,宪法上 的公民出版自由权已成空文。

正 当这位老师的希望即将破灭时,钱临照先生在教学楼一个没有人的楼梯口,给他秘密面授机宜:用笔名发表。这无论在当时还是在现在,都是破天荒的。常识告诉我 们,学术论文必须注明作者的真名真姓、真实工作机构以及真实通讯地址,以便作者对论文负责。只有文学作品才有笔名一说。这完全是被当时的政治气候,逼得中 国一流的大科学家不得不采用的旁门左道。

1961年第1期《中国物理学报》的十七卷五十七页,刊登了该篇论文,作者名字赫然写的是“王允然”。这是钱先生受这位老师委托取的笔名。这位老师后来感慨道,钱先生的这个笔名不是随便取的,他是在暗示,在中国发表物理学论文,除了同行的审稿外,还必须有His (her) Majesty“允然”才行,还是钱临照先生厉害!当时钱先生和北大的王竹溪教授是《中国物理学报》的主编,自然可以不去深究作者的姓名问题。

但到了后来,政治斗争的风雨愈加紧张,用笔名也不能蒙混过关了。因为凡投《中国物理学报》的论文,都要先由作者所在单位进行政治审查,无政治审查证明文件者,一律不予审稿。无产阶级专政的触角是无处不在,但这倒也未难住作为学部委员的钱先生。

先 生的破解之道是,把这位老师推荐到中科院物理所,加入李荫远教授的研究组。这样凡与物理所合作的论文,就可以从物理所投寄,巧妙躲过了政治审查这一关。因 为,一是论文不经科大投寄,科大不用审查,二是这位老师不属于物理所管辖,物理所的政治部门也不会审查。就这样,这位老师在钱先生的帮助下,利用政治与研 究的交叉错位,一篇篇论文便成了政治天网下的漏网之鱼,得以用真实姓名陆续发表问世。

尽管政治巨浪风高浪急,也未挡住科大老师们科学探索的脚步。科大早期物理教研室不到四十个年轻人当中,后来就有三人成长为学部委员或院士,甚至还出了中科院最年轻的院士。这是钱临照先生与那代科大老师对科学坚守的硕果。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