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大626的博客

—— 我们六年同窗,彼此终身守望......

 
 
 

日志

 
 
关于我

已故张金福同学是本博创始人、永久名誉博主。626北京校友会是我们的召集人。626全体同学,北京六年同窗,彼此终身守望! 我们626,有凝聚力,重情谊!

网易考拉推荐

有家大学叫“科大”【12】:有种信念叫坚守之“偷天换日”  

2013-09-23 08:55:11|  分类: 有家大学叫“科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家大学叫“科大”(六)

六、有种信念叫坚守

李延军

(中)

 

罗曼?罗兰说过:在这前进的历史战车中,我们并非微不足道的小轮子,只要我们自己把住自己的舵,我们就是在参加当代的创世。

一位科大创世历史的亲历者由此感慨:哪怕我们只是极少极少,也并非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轮子。在科大创世纪里,不少尊敬的师长和朋友们,坚持住了自己的信念,在逆流而上时,把握住了自己的舵。

这在那个月黑风高的年代里,一个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要在风高浪急的历史洪流中把握住自己手中的舵,坚守住自己的航行,不得不进行着他们顽强不屈的抗争!

 

“偷天换日”

 

在那个阶级斗争甚嚣尘上的年代,中国历史的隆隆战车,懵懂驶入的是“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歧途,荡起漫天的滚滚黄尘。“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阶级斗争才是学生们的一门主课,既反“美帝”,又批“苏修”, 建国以来的十七年,学校被“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旧教育制度摧残人材,摧残青年”,考试是“用对付敌人的办法”,“搞突然袭击”,是在“整学生”,一定“要完全改变”,“大学还是要办的,我这里主要说的是理工科大学还要办,但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要无产阶级政治挂帅”,“学生不仅要学工,学农,还要批判资产阶级”,“课程可以砍掉一半”……

那个时代的教育阵地,在伟大领袖这番最高指示高密度的频频点射下,一个个高校纷纷举手缴械,改弦更张。学毛著,学雷锋,到工厂、到农村劳动,造反夺权,已成那个时代大学的主要功能。

在这种黑云压城的滚滚历史巨轮面前,科大历史的小轮子何去何从?是丢盔弃甲,同别的大学一样亦步亦趋,自宫自裁,还是螳臂当车,蚍蜉撼树,固守那代科学人的治学理想,成为摆在那代科大人面前的一个艰难抉择。当时的书记刘达和那代科大人,在“教育要革命”的滔天巨浪前,不得不对科大实施了一系列手术,然而在一身傲骨的刘达心中,你有你的阴阳咒,我有我的小九九,刘达对科大的改造手法,却是演绎着科大人逻辑、渗透着科大人风骨的特殊改法。

“理工科大学还要办”——科大自然在理工大学之列,这使刘达和那代科大人看到了生存的一线曙光,自然也是他们醉心办好科大的尚方宝剑,坚定了刘达“教育革命”的决心与信心。

“课程可以砍掉一半”——刘达对此有自己的砍法:大幅度减少必修课,每学期仅规定三门必修课(包括外语),其余全为选修课。

“学制要缩短”——刘达顺水推舟,在科大推行西方大学的学分制,每门主课三个学分,完成规定学分即可毕业,可以跳级、单科升级和提前毕业。

“旧教育制度摧残人材,摧残青年”——刘达为此让学生自由选修全校任何专业、任何年级和任何教师的任何课程,甚至可以不去听课,完全自学都行。同学们由此大放手脚,大搞“自由化”,一时选课成风。

据当年的大字报揭发,刘达还打算取消全校低年级学生的专业划分,新生进校后,先学两年基础课,再按学习成绩和学生的意愿确定专业。 其实这正是如今科大少年班办学模式的鼻祖。

针对考试是“用对付敌人的办法”,“搞突然袭击”,是在“整学生”——刘达不搞突然袭击,不整学生,只要求科大的学生参加期末考试及格即可。

在局外人看来,刘达的“教育革命”似乎符合伟大领袖的教育方针,砍掉了大量课程,为学生松绑,自由放任,其实是刘达为科大师生们提供的一个更为自由开放的学习与科研空间。科大那些微不足道的“小轮子”们,是断然不会放任自流,轻易放弃自己求索的科学之梦。

这些措施中的很多作法至今仍在科大实施着,坚守着,成为其办学的宝贵成功经验,也是很多大学至今依然可望不可即、自作多情的一厢情愿。

刘达“教育革命”的第二个杀手锏是强化外语教学。刘达要求,学生必须掌握两门外语才能毕业,尤其强调英语。新生入学后,无论原先学过何种外语,必须首先学英语,英语过关后才能学其他外语。从未学过英语的新生,编入英语慢班;学过三年英语的,进入快班;学过六年英语的,进入特快班。特快班由外语教研室主任田雨三教授亲自执鞭,主要用英语授课,强调学生要达到看、说、听、写“四会”,才算真正学会了英语。

与刘达的强调英语正好相反,当年中国科学院却视英语为无用的累赘,把仅有的一个编译局解散了。刘达又一次不失时机地收下了这批无家可归的英语人才,充实到教师队伍。这批人才中高手林立,其中还有当过国民党要员的翻译。这使科大外语老师的水平,在北京所有高校中鹤立鸡群,傲视群雄。科大除了专门的英语课堂教学外,再加上不少基础课和专业课,也是用外语编写或直接采用英美教材,科大学生的英语水平是扶摇直上。

钱临照先生还经常把一些年轻教师定时约到家里,给他们讲授英语。即使在“文革”被隔离审查期间,钱先生也未中断过给老师们的英语辅导。“文革”一落幕,钱先生又立即组织大家翻译国外最新文献,迫不及待地为科大打开一扇对外窗口,透进了缕缕域外来风,使科大一时领学术风气之先。

这在当时除外语院校外,科大被誉为全国最重视外语的大学。这为后来科大迎接科学春天的到来,与国际学术接轨与交流,以及弟子们的漂洋过海,做好了充分准备,奠定下扎实的英语基础。

如今的科大人把刘达这一时期的“教育革命”,直言不讳地总结为“三化”,即:自由化,英语化和西方化。再对照伟大领袖的教育革命方针,刘达这套坚守教育规律办学的非常套路,冠之以“偷天换日”、“混水摸鱼”,并不为过。在刘达这种太极推手的消解下,科大由此成了政治世界的草莽江湖,为同学们开拓出一片另类的天地星空,极大地调动了大家的学习积极性、主动性与竞争意识。

科大的同学们,哪个不是原来各个中学的尖子?在刘达的新政鼓动下,个个雄心勃勃,人人争先恐后,都想在这场“教育革命”中脱颖而出,多选课,快修课,蔚然成风,除了吃饭、睡觉和体育锻炼外,其余所有时间都用在学习上。经常是开夜车的“夜猫子”还未离去,开早班车的“百灵鸟”就又来了,科大教学楼的灯光是24小时昼夜不灭;食堂吃饭排队,掏出英语单词本念念有词的,不是个别现象,而是蔚为大观。社会上的各种运动之风刮到科大时,自然被逐渐衰减为强弩之末,兴不起多大风浪了。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