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大626的博客

—— 我们六年同窗,彼此终身守望......

 
 
 

日志

 
 
关于我

已故张金福同学是本博创始人、永久名誉博主。626北京校友会是我们的召集人。626全体同学,北京六年同窗,彼此终身守望! 我们626,有凝聚力,重情谊!

网易考拉推荐

新世纪狂人日记(作者:泉州李四)  

2013-05-26 21:59:39|  分类: 时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老顽童(林钟光)《新世纪狂人日记(作者:泉州李四)》

新世纪狂人日记

泉州李四

    一)

    今天早上,没有阳光。

    但是,有雾霾。

    醒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又要呼吸,这不但麻烦,而且危险。

    我已经活了六十多岁,头一回遇到雾霾。

    刚开始美国人说空气有毒,我并不相信,因为我没有什么感觉。况且我们的政府,很快就站出来辟谣,说那是美国人的阴谋!

    但是后来更多的人说空气有毒,说什么pm2.5严重超标,我还是不信,因为我一贯只相信我们的政府。为此,我和同事王老五还吵了一架,气得他骂了我一顿之后,恶狠狠地走开了。

    但是,没有想到,后来我们的政府竟然也承认空气有毒。

    扯淡,这叫我怎么办?我还能坚持说我们的空气是全世界最干净的吗?也难怪王老五后来每一次看到我,都要露出他那两排白得有些可怕的牙齿。

    我真想对他大喊一声:我相信和拥护我们的政府,难道有错吗?!

    直到现在,我还是怀疑pm2.5很可能是美国鬼子搞出来的阴谋,不然,何以他们会首先知道?如果空气有毒,何以张家的那只看门狗,还敢照样伸出舌头,大口大口贪婪地呼吸?

 

    (二)

    今天晚上,没有月光。

    也看不见一片云朵。

    空气里竟真的有毒,这让我深感失望和痛苦。隔壁陈教授宣称全中国每年至少有一百多万人因空气污染而死亡,又让我十分恐惧。原来,空气也会在不知不觉中杀人的!我熟读武侠小说,知道有一种极要命的武器,无色无味,杀人于无形之中,难道就跟现在的空气一样?我不禁浑身打了一个寒颤:虚构和现实,原来只一步之遥!难道我们的现实生活,正在逐步武侠化?人,还能是原来意义上的人吗?

    我是不是应该重新去练练降龙十八掌呢?

 

    (三)

    整个上午,我都在思考人的含义。

    我当然明白自己是人,是人就必须呼吸,但没想到呼吸竟然充满危险。一大早醒来,我就在考虑今后到底要怎么样呼吸?说准确一点,我必须苦苦探索如何做到既轻松呼吸又可以避免雾霾危害的办法。这真是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

    雾霾无处不在,你总不能二十四小时都戴着口罩或者防毒面具吧?

    我十分怀念从前那些可以自由呼吸、甚至可以不把呼吸当回事的日子。

    我想起陈教授的话,担心自己会不会是那一百多万人当中的一个?我觉得很有可能。但我又不想稀里糊涂地像小白鼠一样地死去。我不是懦夫,必须勇敢地站出来和雾霾战斗。我不是唐吉可德,那雾霾也肯定不是风车,但无论如何我都要冲上前去。

 

    (四)

    今天,我决定不再犹豫了。

    我终于戴上了自制的缝了好几层的口罩。

    我骄傲地走到街上,却看见所有人,全都戴上了防毒面具,一个个面目狰狞!我吓了一跳,他们却全都哄地一下子笑了起来。原来,其他人比我还更加勇敢!我发觉自己还是免不了落后,正想放声大哭,奇怪,这时所有的戴防毒面具一下子全都不见,我的口罩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街上所有的人,包括我自己,竟然就只有陈教授一个人戴着口罩!这是怎么回事?我晓得陈教授是一个好人,几年前非典的时候,他是第一个戴上口罩并且勇敢地喝下板蓝根和大腕醋的。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却突然间听见王老五哈哈大笑起来,他分明喊到:“痛快!痛快!这下子空气没有特供了吧,谁他妈都躲不掉!”

    特供?这我知道。它就像美国人的阴谋一样,是一直存在的。特供虽然不是特务,但也还是相当神秘。不过,我是一直都知道的。我知道即使空气,特供也还是有的。

    有些事情,不能言之过早。

    我从王老五肆无忌惮的狂笑声中,感受到一种类似复仇般的快乐!

 

    (五)

    今天早上,全没有水。我知道不妙。

    有水总比没水好,难道这话有错?我晓得许多地方的水,污染得都不能喝了;许多地方干旱得很厉害,一滴水都没有了。所以,何以王老五昨晚又在破口大骂自来水有毒?在我看来,自来水只不过有些发红,漂白粉的味道只不过有些偏重,喝下去最多也就拉稀或者吃点药罢了。但何至于破口大骂呢?况且,自来水那么便宜,听说在资本主义国家,自来水的价格是很不便宜的。

    有总比没有好,这是个相当简单的道理,为何还有人搞不清楚?这真是个奇怪的世界!

    比如早晨起来刷牙,我明明知道牙膏有毒,但毒牙膏总比没有牙膏好。洗脸的时候,我又发现毛巾有毒,但是毒毛巾总比没毛巾好。这样想着,心情就慢慢地好起来,也就可以快乐地享受生活了。

    自来水有味?你就多烧开几遍,什么味就全没了。这是经验,也都是些小问题。何至于破口大骂?人家自来水公司,也是要赚钱的嘛。

    但是早上出门的时候,我发现邻居赵富贵的眼神有些不对: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还有七八个人,交头接耳的议论我,又怕我看见。一路上的人,都是如此。其中最凶的一个,张着嘴,对我笑了一笑,我便从头直冷到脚跟,晓得他们的勾当,都早已安排好了。

 

    (六)

    赵富贵是个很纯粹的奸商。

    最初他卖假鞋,说,反正假鞋穿不死人;后来又卖假烟,说,反正真烟假烟,都抽得死人;再后来又卖假酒,结果真喝死了几个,赵富贵就被抓进去了,但很快又放了出来,说是一花钱就没事了;后来赵富贵又卖起假药,用破皮鞋做毒胶囊,说,没事,一次就吃几粒,绝对不会死人;现在,赵富贵已经转行搞房地产了,听说也顺便造了些桥。他说,房地产这家伙好,比什么搞钱都来得快!

靠,想当年我去检举揭发赵富贵卖假烟,结果被工商局的人狂揍了一顿,说我报的是假案,查无实据,以后再报,就要抓去坐牢!搞得我直到现在一看到穿制服的,还会两腿发软!从那以后,赵富贵看我的眼神,就明显不对:有些怕我,也有些想害我。我晓得他老早就想要抢夺我的钱,但我一不抽烟,二不喝酒,三宁愿光脚也不穿鞋,四我没钱买房,所以,他也拿我没有办法,迟迟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哈,我不怕赵富贵他们!

 

    (七)

    是的,我不怕他们。

    我不但不能低头,而且要让所有人见识我的勇气。

    所以,今天虽然全没有水,我就干脆来到街上,吃了二麻子路边摊上的三碗豆浆和六根油条。原来我还想多吃一些,但实在撑不下,就算了。

我晓得二麻子的豆浆,是用发霉的转基因豆子磨的,有大量的黄曲霉素,吃了很容易拉稀;二麻子的油条,是用地沟油炸的,面粉里面加入了洗衣粉,这样炸出来的油条金黄酥脆、体大饱满,不但好看,而且好吃。我吃完之后,当然必须得抹一下嘴唇,还要顺便拿一根牙签,装作剔牙的样子。舌尖上的中国嘛!我要让赵富贵他们看到,我活得多么逍遥自在,多么幸福!我要让他们明白:我完全无愧于伟大的人民群众的光荣称呼!毛主席说过: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是的,我们广大人们群众从来都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即使拉稀,也绝对不能让赵富贵他们看到!

毛主席万岁!

 

    (八)

    今天上午,久已不见的月亮,突然挂到天上去了,有些反常。

    我为何会在农贸市场上看见赵富贵呢?这恐怕和月亮有关。赵富贵就像那个月亮,很难得出现在农贸市场。这下好了,我倒要看看,他菜篮子里面到底要装些什么玩意?

    赵富贵先来到胡屠夫的猪肉摊前,要了一大块猪腿肉。他当然不知道胡屠夫今天卖的,是一堆用瘦肉精饲养出来的病死猪肉。

    “哈!......”我暗自狂笑。

    赵富贵问:“这肉怎样?”

    胡屠夫答:“赵总,您一百个放心,我这是文明摊贩。这不,牌子上写着呢。绝对新鲜,在大山里猪场养的,昨夜刚宰杀的,您瞧,这盖着章呢。天天喝着山泉水吸着大自然的空气长大呢,好的很!您放心,我是绝对不敢骗您赵总的。”

    赵富贵没有还价,就买下了那块肉。胡屠夫则满脸笑容,朝手指头吐了点唾液,小心接过钱算好,连声向赵总道谢!我站在一旁,暗自发笑。

    接着,赵富贵又买了许多食品,包括:加丽素红心蛋、神农丹生姜、苏丹红辣椒酱、掉白块制的腐竹墨水染色的黑木耳工业盐腌制的四川泡菜老鼠肉合成的假羊肉、添加化工原料的山西陈醋石蜡做凝固剂的重庆火锅底料以及用毛发制造的酱油等等。

    后来,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过去帮赵富贵的忙?总之,我看见他在那边买这买那买个不停,终于忍不住走了过去,也帮他挑选了几样东西:敌敌畏泡过的金华火腿人尿浸泡的鲜海虾以及猪大粪浸泡制作臭豆腐等等。

赵富贵显然对我的帮忙感到有些意外。

他压低声音,问我:“你......最近......要买房吗?......可以......算便宜点......

    “买房?哈哈......可惜我没有钱......但是......如果有钱,靠!......就算打死我,也绝不会去买你的什么房地产!......你赵富贵是什么东西?难道我不晓得?......你建的房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突然塌了!呸!”我真想这样子狠狠地教训他一顿,但是,我终于只是静静站着,没有说话。

    赵富贵见我没有回答,勉强地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谢谢。

    我想,我的年龄比他大,他应该是对我说的。那就暂且饶过他这一回。

    但是,我为什么要过去帮他呢?是因为他有钱吗?我明明知道那些食品是有毒的,我为什么要叫他买呢?我想害他吗?虽然赵富贵一直对我不怀好意,也一直想害我,但即使这样,我何至于想要害他?况且,我根本就不认为自己会存心害人的!

    难道,我是“易毒而食”的帮凶?我也会害人?

 

    (九)

    “易毒而食”,是陈教授前几天讲的。

    陈教授说:“易,就是交换的意思。以前的人们,易子而食,是人吃人,现在的人们,是易毒而食,不过只是相互下毒,程度显然比吃人肉来得低,说明社会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丝毫没有什么可怕的!”

    我搞不懂陈教授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是肯定还是否定?是挖苦还是赞美?我一直捉摸不透。教授毕竟是教授,不像王老五整天就只会骂骂咧咧!我记住了他所说的“易毒而食”这个词语。

毛主席说过:人总有一死。没错,不管是重于泰山或是轻于鸿毛,反正赵富贵他们,或迟或早,总是要死的。而且,不管怎么死,饿死,撑死,毒死也罢,反正也都只不过是一死。到时双眼一闭,从此可以不必再为如何呼吸而烦恼。况且,反正那些东西,也吃不死人。这样一想,我究竟是想帮赵富贵还是想害赵富贵,也不见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而且,我以前也吃过赵富贵所买的那些有毒食品,那么,我又是被谁害的?

    我知道自己难逃被毒的命运,也很可能是“易毒而食”的帮凶!

    (十)

    那天,回去的路上,我碰见陈教授。

    他高兴地对我说:“晚上,赵总请我。我要当他儿子的老师!”

我晓得陈教授所说的赵总,就是赵富贵。赵富贵的儿子今年要参加高考,特地请陈教授当辅导老师。

听陈教授这么一讲,我张着嘴哆嗦了一下,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最后,我终于什么也没有说,只默默地看着陈教授慢慢的离去了。

 

    (十一)

    奇怪,今晚没有月光,甚至连萤火虫也不见了。风死了,麻雀也不知道跑到那里去,再也听不见叽叽喳喳的鸟叫声了。这世界真有点恐怖。

王老五偷偷地告诉我:“现在,谁做什么,谁就不敢吃什么!”王老五以为这是他的一大发现,其实这道理我老早就懂。比如,我所认识的做米粉的刘大脑袋,从来都不吃他做出来的米粉;做饮料的上官老板,从来都不喝饮料;做肉丸的彭大嫂子,也从来都不吃她所做的肉丸。

——彭大嫂子人好,她家的房子被拆了,我只不过替她写了一张诉状,她就悄悄地叫我别吃肉丸,虽然她自己就是做肉丸的。她说所有的肉丸,都是用乱七八糟的东西做成的,看着就恶心,千万别吃!

——其实何止这些:那些种菜的,有几个敢吃豆芽?那些养鱼的,有几个敢吃王八?情同此理,依此类推,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至于人为何如此,世道为何这样?天晓得罢!

没有月光的晚上,我真不知道,这世上究竟还有什么食品,是没有下过毒的?

人的良心,也早已被下过毒了吗?

 

(十二)

傍晚,坐在在阳台,虽然还是没有风,一点星光也都没有,但我竟然想念起以前的日子——

    以前,我可以一次吃掉三个西瓜,但是现在,一片西瓜都不敢吃了;以前,我常和孩子们一起下地采摘草莓,但是后来,就再也不能享受那种天伦之乐了;以前,我爱喝奶粉,现在,只有从香港过来的,才敢放心喝了;以前,我常去买点猪耳朵或者猪血什么的,但是现在,早就不敢轻易下手了;以前,我常坐在街头吃臭豆腐,但现在究竟哪里有臭豆腐,我真的是不知道的......

    唉,月饼是老早就不吃的,馒头也要反反复复地研究;瓜子能不磕就尽量不磕,豆芽也早已经从菜单里删掉;鸡精之类的调料,到底是什么味道,似乎全然遗忘了.......算一算,现在大约只有米面和豆类以及某些蔬菜瓜果,因为实在无法断然拒绝,所以还在提心吊胆地食用着.......

    这样的生活,究竟还有什么滋味呢?

    如今,竟连空气也不幸中毒!还有什么H7N9也来了......

    我突然想起央视记者的提问:你,幸福吗?

    如果问我,我真说不出来。但我知道今晚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张家的看门狗,连叫都不敢了。

 

 

    (十三)

    但是,西瓜之所以爆炸,很可能不只是膨大剂的关系,恐怕也与西瓜长得太像地雷有关吧?不然,何以其他使用膨大剂的水果,就不会爆炸呢?而草莓撒了激素和农药之后,打扮得太花枝招展,这容易让人想起妓女,恐怕也是它乏人问津的原因之一吧?至于用猪大粪浸泡制作臭豆腐,则绝对足以证明人类良心的尺度,巨大得超乎想象,当然也会有它的正面意义的......而如果说人工合成猪耳朵和猪血等等,说不定是现代餐桌上的一种大胆创新,那么,用毛发去酿造酱油,用破皮鞋去制作胶囊,则当然可以看作是食品行业的一次伟大革命!

    我这样狂想不止,颇感吃力。原来舌尖上的中国,可以研究的问题,竟然如此深奥复杂......

 

    (十四)

    今天,是到了说一说空气特供的时候了。因为与我同乡的李大官人,昨夜为此一觉都没有睡好。早上又打来电话,恳请我告诉他空气特供的秘密。他还说昨天他已经受不了跑去买黄光标的来自克拉昆仑草原的新鲜氧气灌了!

    好笑,太好笑了,克拉昆仑草原早就因为冬虫夏草的关系,被人们挖得寸草不生,稍有风吹地动,就会形成沙尘暴的!黄光标灌装什么鬼东西,纯属虚无缥缈嘛。李大官人花钱买那种玩意,靠,就六个字:冤、傻,但是有钱!

    那么,空气究竟有没有特供,又如何特供?说穿了,答案其实很简单——

第一步,你先买台空气过沥器,装在你睡觉的卧室里;第二步,你再买台空气过沥器,装在你家的客厅里;第三步,在你出行的汽车、轮船或者飞机上,都装上空气过沥器;第四步,依此类推,在你所有必须出现的场合,统统都装上空气过沥器,事情不就搞定了?哈哈,就这么简单!这样子的特供,难道还不容易实现?实际上许多聪明的领导,早已享受起这种免费的特供了。

世上几乎所有物品,都可以特供。空气当然也不例外。

    有时候道理越简单,人们就越搞不清楚。也难怪那些猪,会受不了跳进黄浦江了。

    顺便猜想一下:李大官人十分突出的肚皮,不会是特供的结果吧?他们所喝的酒,大约不会是假的。

 

    (十五)

    久没有看见太阳了。空气也依然十分沉闷。

    到了现在,我已经懒得再去担心什么雾霾不雾霾的了。

    其实,即使空气再怎么毒,人们也都还是可以愉快地生活,也都还是可以继续做着各种各样不同的美梦的。

    然而,我却听说陈教授死了。

陈教授是那天被赵富贵宴请之后,食物中毒,当晚送医急救,没过两天就死的。

我记得陈教授曾经说过:“茶叶也可能有农药残余,不过呢正好可以驱虫;人经常吃毒,说不定可以强身健体,百毒不侵。” 

陈教授说得很棒。我一直认为他是个好人。

然而,他竟然就那样死了!

    听说赵富贵也被送进了医院,不过并没有死。

    命大的为什么不是陈教授呢?

 

(十六)

    今晚的月亮,有些奇怪,弯弯的,像是挂在天上的问号。

我一直在想:陈教授的死,是否与我有关?我会不会是杀害陈教授的凶手?......

然后,我又想起他说过的“易毒而食”

“易毒而食”,难道竟然是本世纪中国人唯一的正确选择?抑或是一种无可奈何、身不由己、听天由命的必然宿命?!  

    我抬起头,听见一个声音从宇宙里传来——

民以食为天!

舌尖上的中国,没有下过毒的食品,是否还有?

    救救食品,救救生活!.......


                      泉州李四邮箱wdwgjy2013@163.com  2013-5-11



本文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eb0d00101ejhc.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