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大626的博客

—— 我们六年同窗,彼此终身守望......

 
 
 

日志

 
 
关于我

已故张金福同学是本博创始人、永久名誉博主。626北京校友会是我们的召集人。626全体同学,北京六年同窗,彼此终身守望! 我们626,有凝聚力,重情谊!

网易考拉推荐

文革,一枚毛像章夺走的三条冤魂(转载)  

2012-02-25 13:23:59|  分类: 文革反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故事发生在那全国上下都怀着极其崇敬,极其严肃的心情,在大跳忠字舞、大唱语录歌,早请示,晚汇报的荒唐年代。。。

当时,人人身上都要带着着两件“宝物”,一是“红宝书”,一是“红像章”。特别是像章,除了睡觉、洗澡、换衣之外,可以说是须臾不能离身,否则便会被人视为不忠不敬,大逆不道。然而谁也不会想到,就是一枚小小的像章,竟夺走了三条人命。。。

同往常一样,这天下午,一群养路工正在车站西头的道岔前,用铁镐夯实枕木下的石碴。当时没有机械作业,人工捣固轨道,都是两人相对,隔着一条钢轨同时用力朝一根枕木下部夯砸。谁也不曾想到,就在两人挥起铁镐往下用力之际,其中一位别在衣襟胸前的像章突然掉落,而另一位猝不及防,无法止住铁镐下落的惯性,当即将圣物砸成了一块铝饼。。。

见此情景,两个养路工霎时吓得满脸煞白。其中一个急忙弯腰想捡起像章装进口袋,悄然了结此事。。。

 “不许动!”就在此时,站在旁边的工班所谓政治辅导员吼住了他们,大声喊了起来:“大家快来看看,这两人好大的胆子,竟将像章砸得这么稀烂,纯粹的现行反革命分子。咱们要誓死捍卫XXX。。。”

在政治辅导员一番狂热的言语鼓动之下,众人七手八脚就将两个“犯罪”的养路工扭送到了单位,并先后作了现场目击证明。之后又在政治辅导员的诱导下,检举揭发了一堆这两人平时对社会不满的种种言行。。。

说来不幸,当时正处于疯狂的”诛之讨之”高压态势之下,一个星期不到,这两个养路工根本没经过正常的法律程序,就被五花大绑,背上插着“现行反革命分子”的牌子,押到车站旁边的山脚下枪毙了。为了防止他们总是一个劲地喊冤叫屈,召开声讨大会之时,俩人的口中都被堵上了烂布。。。

声讨大会之后,死者的亲属敢怒不敢言地强忍着悲痛,草草地将两人埋在了向着北方的山坳口上。没有棺材,也不敢立碑,为了日后能够记住方位,两位养路工的子女在埋身之处堆上了许多石块。之后,又因为这两个养路工的老婆子女都是没有城镇户口的黑人黑户,如今丈夫死了,没了生活来源,自然就被全家驱赶回了原籍农村。。。

 再之后,那工班政治辅导员的工人就成了活学活用,与现行反革命行为坚决斗争的先进典型,到处演讲汇报,提了职务,得了奖状,只因为后来利用职权又经常作奸犯科,群众反映实在太多,又被降职回到了工班劳动。。。

奇异的是,自从山坳口上多了这两座用石块垒成的坟墓后,每当凌厉的北风从坳口的那边刮来之时,人们时常隐隐约约听到一种类似刀绞呻吟般的凄惨呼号从山坳口传来,人们私下里常常议论说是两个养路工死得太惨,阴魂不散在喊冤。而这种恐怖的声音不仅吓得连大白天小孩都不敢再到山坳口摘野果,并且使那个政治辅导员也患上了季节性的偏头痛毛病。。。

一转眼,10多年过去,又到全国平反冤假错案年代,忽然有一个冬天,两个养路工的老婆子女都来到山坳口上,一群人跪在坟墓前呼天抢地的嚎啕大哭,尤其是两位面容憔悴的可怜老妇人,更是悲痛欲绝地对着那害人者的住房方向又哭又拜的喊着“苍天开眼,还我男人”的话语诅咒了好长时间。最后,才在众人的劝说之下,将收敛遗骨、迁坟另葬的事宜办完。听人说,那天,倘若不是单位来了许多人劝阻,两个养路工已经长大的子女可能真会冲到害人者家里,将他打个半死。。。

说也怪,这两个坟墓扒开迁走之后,那隐隐约约凄砺的呼号声音也就随之消失了。只是在不久后的一天凌晨六点多钟,那个害人者竟意外地被进站列车压死在横过股道的站场上,而其身首异处的地方正是当年“出事”的路段。其被辗下的脑袋正恐怖地默对着被害者埋葬的山坳。。。

 据害人者的老伴诉说,她当天早上看到丈夫穿衣起床,就问他要干什么?他说是听到门外有人叫他去跑步锻炼身体。于是,老伴也就由他去了。等他出门片刻,老伴起来关门,发现他正在横过站场轨道,往对面的车站花园走去,旁边并无人相伴。。。

而据机车司机说,当天在毛毛细雨的水雾中,隐隐约约好似看到有三个人影并排走在股道之上,便急促拉响汽笛示意对方赶快下道。可是那三人好似聋了似的只是并排往前走着,由于进站是弯道,从发现异常鸣笛到紧急制动距离很短,待列车停下,已过了二个车位。令人惊异迷惑不解的是,当他们立即下车察看,发现压在轮子下的只是一个人。而除此之外,空旷的站场并无任何人踪和声响。。。

为此,公安部门和单位专门组成了联合调查组,甚至派人到那两个养路工的亲属所在地,一一认真作了仔细调查。确证他们自迁坟走后根本没有再回来过站区。也没有作案的时间。后经请教高级专家进行心理分析和现场演示,最后才排除了报复行凶的嫌疑,定为个人防护不当,意外死于车辆伤害。。。

原来,那司机的看到三人同行的是站场照明灯和车头探照灯交叉在毛毛细雨水雾下人影重叠的视觉错误。列车驶过这段误区,或是晴朗气候的夜晚,这种重垒影像便会消失。为此,有关部门重新调整了站场高架照明大灯的斜射角度,这种现象才再没有发生。。。

至于山坳中的奇异声响,原来也是因为两座坟墓正好堆在箱形的山坳口上,上面又是当时仓促胡乱垒码的可以透风的块块片石,强风穿过这些石块之时,自然这会产生时有时无的低沉共鸣声响。再加上人们怜悯同情的联想,于是就总觉得是有人在喊冤叫屈。。。

至于那害人者清晨听到有人在门外叫他的声音,估计也是一种负罪的恐惧心理所产生的幻觉,毕竟是他的狂热和愚忠,迷失人性地陷害了两条性命,导致两家人受尽了欺凌和苦难。虽然那天迁坟时他闭门不出,但那老妇人撕心裂肺 “还我男人” 哭喊,想必重新唤醒了他赎罪的良知。于是,他决然一死以陪当年朝夕相处的工友。。。

 呜呼哀哉,但愿这种冤魂索命的悲剧永远不要再发生。。。

 

本文原标题《一枚像章夺走的三条冤魂》,来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a562fba0102dxdh.html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