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大626的博客

—— 我们六年同窗,彼此终身守望......

 
 
 

日志

 
 
关于我

已故张金福同学是本博创始人、永久名誉博主。626北京校友会是我们的召集人。626全体同学,北京六年同窗,彼此终身守望! 我们626,有凝聚力,重情谊!

网易考拉推荐

有家大学叫“科大”【连载8】(作者:李延军)  

2012-01-30 16:56:33|  分类: 有家大学叫“科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家大学叫“科大”(六)

李延军

 

六、有种信念叫坚守

(2)

“洋财”执鞭

在科大,“教授治校”不仅体现在授课内容与教学风格上,教授敢于自行决定让打入另册的右派们登台授课,更是一道令人跌破眼镜的独门景观。那个时代的大学,包括北大,凡在反右运动中被打入另册的老师,是绝对不准登台讲课的,因为那是让右派与党争夺青年,占领大学阵地,破坏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触犯的是政治上的雷区。 而在科大就鲜见这么繁琐的禁忌与虚词,1959年尚未摘帽的右派何荦(luò),一进科大就开始主持物理实验教学工作。还有一对刚从北大毕业的夫妻,男的虽是“漏网右派”,但从1959年就开始在科大的讲坛上独立执鞭,而他留在北大当老师的妻子,右派帽子早在1959年就已摘掉,但直到1975年才准许她给学生上课。比她在科大的丈夫,整整晚了16年之久。

1960年的一天,主讲量子力学的朱洪元研究员突然中途有事,当时就找来这位无名助教、“漏网右派”,接替他讲授后面剩下的一半课。这在当时无疑是石破天惊之举。

这位年轻老师一登台,毫不顾忌其“漏网右派”的敏感身份,直接表现出了一副只有科大老师才有的个性棱角,他口无遮拦地告诉学生:资产阶级学者N·玻尔说过,谁要是在学量子力学时不感到糊涂,那他根本就没有弄懂量子力学。 所以,如果你听我的课时感到糊涂,那十分正常。如果你不感到糊涂,那证明你没懂,或者你比N·玻尔要天才!

这位初出茅庐的老师,意在告诫和鼓励他的学生,在科大首先要学会的是独立思考,“要多想,要善于想”,不要简单地相信老师讲的,要经过疑问,有过真糊涂,才能真明白。这在当时天下只有一个思想唯一正确的大气候中,无疑是一种天籁之音。

正是由于一位位老师们的言传身教,科大学生的独立思考衣钵才得以代代传承,香火不断。在科大的课堂上,经常有学生当场指出老师讲课过程的错讹之处,毛手毛脚地走上讲台指手画脚,与老师一起讲经论道,争论不休。科大的先生们感到的是欣慰,而不是难堪。正如斯坦福大学校长卡斯帕尔所说,课堂上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是有学生对他说:“卡斯帕尔教授,你错了!”

当时的学生、后来的院士李曙光不无深情地回忆说:“我在科大读书时,老师教我们搞好科研,首先要学会质疑。现在我也告诉我的学生:“质疑,是创新的第一步”,“在学术圈内我也是有名的‘质疑者’”。他本人也曾在一次全国性学术报告中,当场遭到自己学生的质疑,当时一个在场的科大学生突然站起来告诉他:“李老师,这个问题你的看法不对,我认为应该是这样……”

这种现象至今依然在科大的教室里频频上演,令人称道。“大学是崇尚真理、讲求科学的学术园地,不能以行政和权力文化为基调”,如今的科大校长侯建国依然如是说。

当年那位“漏网右派”老师还把他的这些思考,写成一篇四千字的文章,居然被科大校方推荐到《光明日报》发表了。对此,北大有人见报后惊呼:科大真异地也!因为这位老师当年在北大的同学都知道,早在1955年的北大团代会上,他就呼吁过“独立思考, 不要盲从”等“异端”论调,结果遭到北大党委的严厉批判。后来又以北大校刊为阵地,对他这种不合时宜的言论,展开过围剿。

特立独行的科大,不仅不避讳右派及其他被政治严重边缘化的人,而且一直在源源不断地吸纳拥抱着这些当时政治上的遗弃分子。

在那个左风肆虐的年代,不知有多少知识分子成了政治风浪的牺牲品,当时的中科院就有不少科研人员被开除党籍、团籍,或者被停止党籍、团籍,有的被打成右派,有的同情右派被列入内控对象,打入另册,而此时的科大则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冷静,坚守着自己的治学之道。在别人对这些政治危险品唯恐避之而不及时,不信邪的科大,却不怕引火烧身,从容地张开双臂,一一把他们揽入怀中。

据科大有心人估计,第一代科大年轻教师中竟有60%以上都是当时因政治问题,被其他高校或研究单位扫地出门的知识分子。 中科院四大青年右派中,第一名何荦(原物理所),第二名 项志遴 (原近代物理所),都先后遁入科大。当时科大的党委书记郁文,对这些政治处理品不但没有丝毫的嫌弃,反而“不无得意”地高调宣称,能搜罗到这批反右政治处理品, 是科大有幸发得第一笔“洋财”!

刘达任书记时,不仅为科大保住了这笔“洋财”,而且还在源源不断地接收积累着这样的“洋财”。那时的科学院又不断有院士被清理出局,其中冯立志被下放劳动,邓力成被打成反革命分子,刘达又顶着风浪把他们迎上了科大的讲坛。

正是这些当年被打入另册的一个个政治垃圾们,成了科大第一代教师的中坚力量。科学院的科学家们做科大的兼职老师,这些年轻的右派们正好做他们的助教,珠联璧合,优势互补,相得益彰,科大的师资力量由此上了个大台阶,为其创世辉煌打下了第一波人才基石。可以说,这是那个年代里第一代科大人对科学与真理坚守的第一批成果。

这些政治上的异类,与其说是科大发家的第一笔“洋财”,挖到的创世第一桶“金”,倒不如说是科大与生俱来的安身立命的悲壮情怀。曾有科大人不无自虐地总结说,收容政治处理品,特别是右派,似乎是科大的一个习惯动作,这个动作一直从科大创世,持续到1980年代初,以至于有位已离开科大的物理老师,也曾戏谑地提议,应该在科大的校门口立一座门碑, 在上面刻上一首类似纽约爱丽丝岛自由女神像底座上的诗:

给我你的疲惫,给我你的匮乏

给我你对自由的渴望和绝望

来吧,一切无家可归的人

来吧,被风暴摧残过的人

来吧,到我这里来吧

我为你在这金色大门旁高举着火炬!

……

不言自明,这只能是科大人心底一时泛起的诗人悲情坚守,科技大学的大门,无论北京的,还是合肥的,至今都不是金色,也不会有人真去竖这么一座门碑。但大凡进入这个大门的人,当初的确不少是被清理出阶级大门的“无家可归”者。这个门碑其实在一代代的科大人心中,都一直存在着,此处无碑胜有碑!

(未完待续)


灰色猫2012-01-01 14:28:25 [举报]

欣赏佳作,问候酸兄新年快乐!

博主回复:2012-01-20 16:11:26

谢谢猫弟,新年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