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大626的博客

—— 我们六年同窗,彼此终身守望......

 
 
 

日志

 
 
关于我

已故张金福同学是本博创始人、永久名誉博主。626北京校友会是我们的召集人。626全体同学,北京六年同窗,彼此终身守望! 我们626,有凝聚力,重情谊!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应如何看待现在的地震预报  

2010-05-03 19:55: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应如何看待现在的地震预报 - 科大626 - 科大626的博客

我们应如何看待现在的地震预报

——对“堵住地震预报的制度漏洞”一文的分析

作者:6261 王培德  201053

085.12汶川8.0级地震之后,今年4.14玉树再次发生7.1级地震,造成巨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这两次地震都是在事前没有预先警报下发生的,地震预报问题再次进入人们的讨论范围。《瞭望东方周刊》201016期发表了一篇题为“堵住地震预报的制度漏洞”文章(以下简称“堵住漏洞”),该文提出“现在的地震预报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间,只要改变决策程序和思维方式就能有很大的改变”,这确实是一个很吸引人的说法。文章大量引用一些地震专家的观点,有数据有实例,而且相当巧妙地把社会上非专业人士对地震预报工作的质疑揉合在一起,文章是一种类似综合性的报道,其中也有说得对的地方,使得文章初一读起来显得有理有据,因此被“作家文摘”这样发行量相当大的报刊转载,在社会上造成比较大的影响。然而,这篇文章的基本观点是不正确的,地震预报不过关主要是科学发展水平的问题而不在制度。以下就文章所阐述的观点做一些分析。

“堵住漏洞”一文如实地反映了当前地震预报所达到的水平:趋势预测,即中长期预测,25%;短临预测10%,而最为重要的7级以上地震的短临预测,成功率仅5%左右。这就是我们从事地震预测预报40年达到的水平,也应是考虑问题和制定政策的出发点。

5%的成功率意味着什么?二十分之一!新中国成立以后60年来,我国中东部人口稠密地区(不包括台湾省)发生7级以上地震的总数也不过就是二十来次,就是说,除海城地震外,其余都没有成功预报!5%在数理统计中认为是属于小概率事件,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这就是现实!“堵住漏洞”一文蛊惑人心地说:“民众如何将身家性命托付于斯?”这话不假。好比说一位医生,他医治100个病人中95个治不好,病人还应该找这样的医生去治病吗?这里的“医生”就是地震预报,在现阶段就是靠不住的技术;中国地震局,中国的地震学界多数专家一再强调地震预报不过关,地震局在地震预报方面是一边探索、一边实践,群众如何可以将“身家性命托付”给不过关,正在探索的技术?2008年通过的“防震减灾法”对如何减轻地震灾害作了全面、系统的规定。“堵住漏洞”用“身家性命托付”一类的说法话只能理解为对公众的一种误导。

“堵住漏洞”一文叙述了汪成民研究员的“打招呼”的观点:吸取唐山地震时青龙县地震预报成功的经验,即简化地震预报程序,由发现地震前兆的专家也好,业余爱好者也好直接面对政府领导,由行政领导决策是否发布地震预报,提出预报意见可以直接送进中南海。从周总理到现在的温总理,党中央、国务院对地震危害的重视程度从来就没有降低过,这里的关键是送进中南海的意见有多大把握,如上所述,真正可以大量减轻人员伤亡7级以上地震预报的成功率仅仅百分之五,如果呈报上来等待决策的预报意见的可靠程度只有百分之五的话,决策的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如果我们可以容忍可信度低至百分之五的预报意见,那这种预报可以覆盖一年365天中的每一天!

“堵住漏洞”一文还报道了孙士竤研究员的一个建议,即发布地震预报的权限从省政府一级下放到县一级,这也是从青龙县的经验而来。可是,现在的情况,特别是信息的传播与1976年有了天、地的差别。七十年代信息的传播是垂直的,大喇叭通知,一个县里大约只有几十部电话机,都在公社或大队里,县里的通知就在县里,出不去。现在完全不同了,互联网,手机几乎人手一部,信息传播非常之快,而且不是政府可以控制的。大家可能记得,085.12当天北京曾经有一个地震的“传言”,一、二个小时就传遍北京。这还是“传言”就如此之快。如果现在青龙县政府再发布一个地震预报,用不了二个小时,周围的滦县、卢龙、昌黎、唐山市就全知道了,很快就可以传到北京,如此一来和以省一级政府发布预报有何区别?

“堵住漏洞”一文介绍汪成民研究员取得的一项地震局和科技部都予以肯定的研究成果,说他们的一项关于地震预报的科研成果曾达到百分之六十六的成功率,这显然和文章中所说的地震预报百分之十,百分之五的成功率有很大的出入,我们不知道该项目的细节,也不会否认汪成民在科研上取得的成绩,但关键在于科研和实践毕竟不是一回事。以美国帕克菲尔德地震预报试验场的实验为例,这次试验作为科研项目可以算作成功,但美国地震学家从来没有说它的实践意义。科研和实践毕竟是两回事。目的在于减少生命和财产损失的实践性地震预报对所提出预报内容的时间、震级和地点的范围有严格的限定。而科研项目不同,帕克菲尔德实验场发生地震的震级、地点与预测的都符合,时间却相差了11年!作为科研,当然是成绩,而在减灾实践上却没有意义,这是有很大区别的。

“堵住漏洞”一文引用汪成民研究员的批评说现在的地震预报人员没有经验,这倒是事实。而这正是我们强调造成地震预报困难的原因之一的地震的“非频发性”造成的。当年经历1966年邢台地震到1976年唐山地震那一段地震活跃期的地震工作者,确实取得了不少经验,但那一批人即便是当年刚走出校门意气风发的大学生,现在也都超过退休年龄。现在在地震预报一线的地震工作者,即使已经四、五十岁,当年唐山地震时也才是个中、小学生,他们到那里去取得经验?就是制度再好,又何以能改变这种自然规律。

文中有一种观点,就是强调地震预报可以挽救生命,即使冒“虚报”造成社会、经济损失的危险也要报,几次虚报换来一次大地震的预报成功就值得。诚然在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生命高于一切,为了挽救生命,我们宁可在经济上遭受一些损失,问题在于“虚报”同样会造成生命的损失,可以设想华北地区、东北地区在冬季的一个预报,几千万人户外避震,因受冻而失去生命的人数决不会比玉树地震的损失少。从经济上说,如果我们愿意承受“虚报”造成的损失,那还不如把这笔钱拿来搞抗震加固,效果可能更好。

作为媒体,传达给群众的应该是科学的知识。在当前避免地震伤亡的最有效的手段仍然是要把房子盖结实。09年以来,我们各级政府启动了一个项目,对全国中、小学校抗震性能不达标的校舍进行抗震加固,这无疑是一个正确的措施。“堵住漏洞”一文也提出了确值得地震部门思考的问题,比如它批评了地震局不能预报只会“辟谣”。既然不知地震何时“有”,那又有多大把握说其“无”,本来“有”和“无”是一个事物的两面,如果地震部门知道何时没有地震,是否也应知道何时有地震?地震部门一次又一次“辟谣”早晚会出问题,汶川地震前,四川地震局的一位专家在电视台发表谈话,斩钉截铁地说成都地区没有大地震,影响就很坏。

中国是一个多地震的国家,地震灾害时刻都在威胁人们的生命财产,防止、减少地震灾害的正确途径是全面落实、贯彻“防震减灾法”。减轻地震灾害是政府部门的事,也必须有广大群众的参与,向群众宣传地震科学知识、包括客观地把地震预报的实情告诉群众,是地震部门的工作同时也希望有媒体的配合。地震预报不过关,归根到底是科学问题,制度上的问题是次要的,我们的专家在这一方面作过大量的、非常系统的阐述。当然这些论著主要发表在地震学界的学术刊物上,一般群众比较难以接触到,现在地震学专家也开始在本学术界以外的刊物上宣传科学的观点,例如中国科学院院士陈运泰教授发表在《求是》杂志2008年第15期上的文章“地震预测要知难而进”对地震预报发展的历程、面临的困难有系统的阐述,是充满科学精神的论文。对于普及地震预报的科学知识有很大的意义。

对地震预报问题在学术界有不同的见解很正常,有争论也正常,但要把学术讨论与政策问题相区别。因为地震的问题太敏感,在面对公众时需慎之又慎,类似“堵住漏洞”带有误导性的文章应加以避免。

 

附录: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