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大626的博客

—— 我们六年同窗,彼此终身守望......

 
 
 

日志

 
 
关于我

已故张金福同学是本博创始人、永久名誉博主。626北京校友会是我们的召集人。626全体同学,北京六年同窗,彼此终身守望! 我们626,有凝聚力,重情谊!

网易考拉推荐

林钟光:从“同音奇文”说到“五笔字型”——兼述王永民同学二三事  

2009-04-08 16:29:35|  分类: 校友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文“从‘同音奇文’说到‘五笔字型’—— 兼述王永民同学二三事”(附图)

 作者:6262 林钟光

引言

“科大626博客”已经成为626同学温馨的家园,也吸引了某些科大校友和网络知音。从每天的点击量可以看到,多少同学和朋友都在关心着它。连远在大洋彼岸的孙立博、谢成榕夫妇每周也要“回班”一次,到博客来看看,令人感动。从去年十月的聚会,到《刘达传》的连载和后续文章,再到祈福宣雅静书记,直至如今连载王永民同学的“专家文档”,我们大家的心都彼此守望,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我同样一直关注、关心和热爱我们的家园。在这连载王永民同学真知灼见之际,我谨以博文“从‘同音奇文’说到‘五笔字型’——兼述王永民同学二三事”,表达对王永民同学的敬意。王永民是我们626的骄傲、科大的骄傲、中国的骄傲!

         备注:来自林钟光于2009年4月8日下午发来的邮件

         如今,我已是“奔古来稀”岁数的人了,又是科大毕业,还辗转工作京、辽、沪、闽四地[1],先后跑了11个国家。以往,总以为自已,不敢说是“识多见广”,也应该不能说是“孤陋寡闻”了吧。可在今年初,自已却出了洋相,闹了笑话——幸好此事只有自已知道,别人不晓,否则,不让人笑掉大牙的话,今后也一定让人小看我了!其实,说实在的,此事不大,亦非丑闻,本可不足挂齿,可它偏偏又跟另一件事有了瓜葛,就难免使人犹有“鱼刺在喉不能不吐”的感觉。今天就向列位献丑,且听我慢慢道来……

 年初,一位经常交流网络见闻的老朋友发来邮件,推荐一篇“全文共91个字(连标题96个字),每字的普通话发音都是shi”、“能看懂,不能读懂(不信你读读看!)”的“同音字成文”的经典之作——赵元任《施氏食狮史》:

 石室诗士施氏,嗜狮,誓食十狮。氏时时适市视狮。十时,适十狮适市。是时,适施氏适市。氏视是十狮,恃矢势,使是十狮逝世。氏拾是十狮尸,适石室。石室湿,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氏始试食是十狮。食时,始识是十狮,实十石狮尸。试释是事。[2]

  是的,文言文原作能看懂(其白话原意详见附录1)。但是,如若把原作读给别人听,全篇一“shi”到底,一定令人一头雾水,听不懂。

 应该说,读罢赵先生“写于1930年代”[2]的这篇“同音奇文”,我不禁拍案叫绝!只用一个同音字来成文叙事,世界上怕是只有中文可以做到,正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了!它突显了汉字的口语之外的“书面语”“以形表意”的独特魅力!

本以为并非孤陋寡闻的我,吃惊地发现,自已对此竟闻所未闻,顿觉出洋相闹笑话了!诚然,在这之前,若是有人告诉我,说是可以用同音字赋诗、写联、成文叙事,我会相信,只不过不懂得已有实例罢了。世界之大,学海无涯,你的所见所闻所学所识毕竟是有限的,而你所未见未闻未学未识则有许多,出人意料之外的事物总会层出不穷。后经我网上检索,竟查到此类奇文、诗句十来篇(句),大饱眼福。

对这篇奇文的作者,邮件只说明:“赵元任(1892-1982),字宣仲,又字宜重,江苏武进(今常州)人,生于天津”。我对赵先生亦不曾有印象,想查个究竟。经“百度”搜索,又令我大为震惊,摘要如下:

赵元任,中国语言学家,亦是中国语言科学的创始人,被称为汉语言学之父,中国科学社创始人之一。1982年卒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2]

哇噻……!一个“家”、一个“之父”、两个“创始人(之一)”,令人肃然起敬。再看赵先生的“生平”(详见附录2),堪称辉煌,写出这篇“同音奇文”由衷地令人折服!

“百度”的结果,出乎意料之外的事竟接踵而来!下面一段话进入我的眼际:

 1980年代后期,一本王码电脑打字教本曾收录有赵先生的《施氏食狮史》全文供打字练习。显然,采用王码向电脑输入赵文,比用拼音输入方便。[2]

 哈哈……,这一次,轮到我打心眼里对王永民同学的精明而惊叹不己了!这也正是我在开篇所述的赵先生的同音奇文“偏偏又跟另一件事有了瓜葛”的含义了。

众所周知,面临电脑时代,中国古老神奇的汉字曾经受严重挑战!汉字录入面对一统天下的26个字母的英文(打字)键盘曾经束手无策。有人说,汉字除开屈从于英文键盘、走拼音录入的路子,已经别无选择——这意味着,我们每录入一个汉字,都必须在几个到几十个的同音字中,面对电脑屏幕一而再、再而三地挑选所需的汉字,无法实现英文录入的“盲打”,只能永远去干“老牛拉破车”的营生了。也有人,为了绕过众多同音字的纠缠,无可奈何,干脆搞一个包括所有汉字的超级大键盘,要哪个汉字就先找到它,再点击录入——1980年前后,我在福建省电子技术研究所工作时,为科研工作需要,研究所就购置过一台,在满盘密密麻麻的汉字中挑选,其录入速度可想而知。更有人绝望地惊呼,古老、神奇、魅力无穷的汉字将止步于电脑时代门前,寿终正寝……

而汉字的拼音录入,除开同音字多、无法盲打、录入速度慢以外,还面临如下的尴尬:一是,不会念的汉字无法录入;二是,方言腔调较浓、普通话说不准的某些地区(身处福建的我,“地瓜腔”十足,算是其中一员),拼音录入也很难。精明的王永民正是吃准了拼音录入的“软肋”,把赵元任的《施氏食狮史》端了上来,编入了上述的“王码电脑打字教本”,以突显“五笔字型”的优越!

王永民是我大学同班同学,聪敏过人,勤奋好学,历任学习委员。虽是理工科无线电系学生,却亦精于诗赋文学,逢年过节之际,偶有七律沁园春念奴娇之类发表,满腹经纶,才气过人。正是凭籍其渊博的学识和百折不挠的毅力,王永民方能发明“五笔字型”,拯救汉字于危难之时!恩师、物理学家严济慈先生题字赞道:“五笔字型,利国利民”。媒体更尊王永民为“当代毕升”!因此,在我的心目中,王永民是科大的骄傲,是中国的骄傲!

我当年是班上的团支部书记,后来又当了党小组长,与王永民同窗五载。记得有一次,班上在聚会活动后照相(对当年补丁垒补下的穷大学生来说,照相也是难得的奢侈的消费!),为了增添相片的生活情调和色彩,我和高金良同学摆了个掰手腕的“Pose”,正欲照相时,素来头脑机灵和偶有“恶作剧”行径的王永民冲了出来,说了句“我来给你们当裁判”,就恰到好处地站到我们当中,并颇具权威地高举起“裁判长”的右手发令:“开始!”,我和高随即装腔作势地铆足了劲……咔嚓!下面的这一张极具情趣的照片诞生了(高左,王中,我右)![3]从“同音奇文”说到“五笔字型”----兼述王永民同学二三事 - 老顽童 - 林钟光的博客

 说来也巧,毕业分配时,全班(专业小班15人)就我们照片中的3个人,首批一起分配到国防科委单位,从而一起到了辽宁盘锦垦区解放军117师部队农场“劳动锻炼”。作为当年的“臭老九”[4],我们在此一望无际的盐碱滩上“战天斗地、斗私批修”,当了一年半(1968.9——1970.3)艰辛困苦的“水稻兵”。其间,在“20年大庆”(1969年10月),我们3人又合影了一张珍贵的照片《喜看稻菽千重浪》(王左,高中,我右):

从“同音奇文”说到“五笔字型”----兼述王永民同学二三事 - 老顽童 - 林钟光的博客 

相片中,我们的衣着也许不如当今的拾荒者,这是那个时代的印记[5]。5个月后,我们三人“苦尽甘来”,分别奔向国防科委的不同单位(我去了上海)。

同窗情谊,弥足珍贵。因此,我为王永民同学“五笔字型”的发明创造而欢欣鼓舞,引为骄傲。我也很想为同班同学和汉字录入事业尽一份力。1988年,在我担任清华大学在闽的内联企业福建省三特公司[6]副总经理不久,经联系王永民同学,三特公司成了王码产品的福建代理。我有机会到京拜访了老同学。尽管那时王永民已是名人(大家已经尊称他为王永民教授),但见到老同学时,他依然平易近人,我们叙同窗情意,话农场艰辛,说离后经历,谈事业前程,有一搭没一搭地神聊着。在代理商会议上,我又聆听了他的“王码——码王”的宏论和壮语豪言,令人感动。随后,我公司在福州市首次举办了王码产品展示促销会,我亲自参展并解说,为王码产品在福建的推广应用,尽了一份绵薄之力。

2008年10月,我们科大626年级的同学,在校庆50周年、毕业离校40周年之际,相聚北京,并出游承德避暑山庄。还在报名阶段,王永民从北京会务组得知我和太太将到会,很高兴地给我发来了邮件,对北京聚会深表期待和兴奋。其实,当时我的太太鉴于担心旅途晕车尚在犹豫中。第二天晚上,王永民又打来电话,期待北京聚会的热情溢于言表;我在电话中告诉他,我同样期盼着聚会,同时高兴地告诉他,我太太深为他的盛情所动,已经确定赴会。在我心中,很想见到他,很想见到农场一别38年未遇的高金良同学,很想能够再续一张前面两张的三人合影。到了北京,得知高金良同学因身体不适未到,只好留下了我和王的两人合影。另一张,是我们专业到会全体人员的合影(到会8人,请假5人,已故2人)。[7]

从“同音奇文”说到“五笔字型”----兼述王永民同学二三事 - 老顽童 - 林钟光的博客 从“同音奇文”说到“五笔字型”----兼述王永民同学二三事 - 老顽童 - 林钟光的博客

 从赵元任的《施氏食狮史》,说到王永民的“五笔字型”,略有牵强,但也入情入理,两者之间还是有其内在联系的。不管怎么说,我该搁笔了——确切地说,该暂停我的汉字录入:我不用拼音录入,但也记不住那么多“词根”,因此,我使用适合我们中老年的“五笔划”改进型的录入法。手机短信,我也使用“五笔划”。我相信,此生同王永民同学的“五笔划”永远结下了不解之缘!我也相信,古老、神奇、富有无穷魅力的汉字将永远屹立于世界文字之林!

 

附录

1.《施氏吃狮子的故事》:石室里住着一位诗人姓施,爱吃狮子,决心要吃十只狮子。他常常去市场看狮子。十点钟,刚好有十只狮子到了市场。 那时候,刚好施氏也到了市场。他看见那十只狮子,依仗弓箭的威力,把那十只狮子杀死了。 他拾起那十只狮子的尸体,带到石室。 石室湿气重,施氏叫侍从把石室擦干。 石室擦干了,他才试试吃那十只狮子。吃的时候,才发现那十只狮子,原来是十只石头的狮子。 试试解释这件事吧。[2]

2.赵元任先生的生平1892年天津出生,1900年。[2]回常州青果巷。1907年南京江南高等学堂预科,并学习英语德语音乐,学会多种汉语方言1910年7月考取政府“游美学务处”招考的庚款游美官费生。1910年8月入美国康乃尔大学,主修数学,选修物理、音乐,1914年大学毕业。1915年参与发起中国科学社,同年考入哈佛大学读研究生,修读哲学,并继续选修音乐,1918年获哲学博士学位。1920年8月从美国返回中国,在清华大学任教。

1920年,哲学家罗素来清华参观讲学,赵元任任翻译,陪同罗素周游全国各地,每到一个地方,他就用当地的方言翻译。1921年6月,他与杨步伟医生结婚。1925年1929年应聘为清华清华国学研究院导师,为当时时称的四大导师(王国维梁启超陈寅恪、赵元任)中最年轻的一位。1932年2月—1933年10月,任清华留美学生监督处主任。从1939年起,历任美国耶鲁大学访问教授(1939年-1941年)、美国哈佛燕京学社《汉英大辞典》编辑(1941年-1946年)、其中1945年赵元任当选为美国语言学会会长、美国海外语言特训班中文主任(1943年-1944年)、美国密执安大学语言研究所教授(1946年-1947年)。从1947年起,专任美国加州大学教授,1965年退休,任该校离职教授至逝世。他还曾任康乃尔大学物理系讲师、哈佛大学哲学系讲师、教授、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研究员兼语言组主任等。[2]

 

注释

[1]详见博文《树挪死 人挪活(一)——记我辗转工作七个单位》。

[2]维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8%B5%B5%E5%85%83%E4%BB%BB&variant=zh-cn

[3]此次班上的其它相片,详见相册中“往日回忆”。

[4]“文革”动乱中,被打倒的“阶级敌人”有9类,依序是:叛徒、特务、(死不改悔)走资派、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分子)、反动学术权威(第九位,臭知识分子也!)。因此,知识分子就被斥责为“臭老九”,大学生们也戏称自已是“臭老九”。

[5]农场锻炼时期的相关相片,详见相册中“往日回忆”。

[6]公司全称福建省三特新技术联合开发公司,由清华大学、福建省经济协作总公司、福州市经济开发区(马尾)共同投资创办,是高校在福建省的首家内联企业。

[7]本次聚会以及王永民同学在会上的更多照片,详见相册“2008年北京聚会”。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