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大626的博客

—— 我们六年同窗,彼此终身守望......

 
 
 

日志

 
 
关于我

已故张金福同学是本博创始人、永久名誉博主。626北京校友会是我们的召集人。626全体同学,北京六年同窗,彼此终身守望! 我们626,有凝聚力,重情谊!

网易考拉推荐

(【刘达传】长篇连载)不弯的脊梁 32 第五章东林写真 三、给欧阳钦的一封信  

2009-01-01 20:11:24|  分类: 【刘达传】长篇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达传】长篇连载)不弯的脊梁 32 第五章东林写真 三、给欧阳钦的一封信 - 科大626 - 科大626的博客

照片:刘达同志和参加劳动的学生在一起

(【刘达传】长篇连载)不弯的脊梁 32 第五章东林写真

三、给欧阳钦的一封信

建设帽儿山林场的生产劳动大军,胜利完成了紧张的春耕生产之后,有一部分同志返回学校度假。刘成栋组织全院职工为他们开了一个茶话会。

会上刘成栋对返校休假的同志表示热烈欢迎并鼓励他们说,学校党和行政对你们这一阶段的工作表示满意。他接着提议,让大家畅快地谈谈下放锻炼的体会和对林场建厂方面的意见和要求。

他对学生梁士弘说:“听说你劳动得很好,一定有很大的收获吧。”然后又看了看另一个学生张天伏红润的面庞(下放之前,他常失眠,面色苍白)笑着问:“你晚上还常睡不着觉吗?”接着又问大家:“你们是否都尝到了蛇肉的风味(帽儿山林场食堂曾用捉来的大蛇做过熘蛇段)?下次开会,就该吃到你们在帽儿山生产的葵花子了。”

刘成栋很关切也很风趣的插话,给会场带来了活跃的气氛。他让大家谈了些关于加强林场政治工作的意见,最后他勉励大家再接再厉,通过生产劳动来完成改造自然、改造自己、改造右派的光荣任务,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把林场创办起来;通过改造思想,人人树立思想红旗,个个做又红又专的工人阶级知识分子。会上,大家提出一些建议,刘成栋非常重视,决定研究解决。

中共八届六中全会纠正“大跃进”、“人民公社”运动中出现的“左”倾错误。刘成栋阅读了八届六中全会文件以后,提醒大家说,政治上有得、经济上有失,我们办了许多错事。

为了纠正错误,刘成栋亲自到帽儿山,分别在老山及三号地区检查了各项生产,和林场职工一起研究了生产问题,并提出了改进意见。

同时,他还和劳动锻炼的下放干部及同学开了座谈会。在座谈会上,他讲述了目前时事以及教育方针上的一些问题,听他们汇报了一年来劳动锻炼的收获。晚上,在全体职工大会他勉励大家说:“林场最困难的阶段已经过去了,今后的主要任务是进一步根据以林为主进行多种经营的方针,扩大生产力,稳步发展,争取在几年之内建设成为一个具有相当规模的林场。”他还就职工提出的一些问题进行了解答,提出来林场建设的远景,勉励大家积极参加建设林场繁荣山区这一光荣任务。

刘成栋在视察东南沟伐木场时,提出要用“先土后洋、先小后大”的办法把林场的木材加工业搞起来,一方面处理抚育后的木材,一方面支援当前工农业多项建设。刘成栋在离场前,对今年生产计划落实问题,以及来年生产规划做了安排,提出了工作方法上的一些注意问题。

不久,刘成栋由帽儿山林场负责人何宝昌邀请去林场解决两个具体问题。他在帽儿山林场视察工作后,给欧阳钦(曾任东北局第二书记兼黑龙江省委第一书记)同志写信汇报了工作时的群众反映。全文如下:

 

欧阳钦同志并省委:

我最近去林学院附设的帽儿山林场检查工作,顺便和帽儿山人民公社一个作业区、一个生产队(均在林区内)的干部和群众谈了话。现在把我了解的问题写出来,供省委参考。顺便说明一句,我在那里时间很短,而且没有从全面来了解农村人民公社的情况,只是把干部群众反映的意见归纳一下,提供参考,可能有很大的片面性。

一、扩大耕地面积问题。干部和群众反映乡干部强迫他们扩大耕地面积,仁和作业区共有男劳动力115人,去年耕地面积为211垧(包括茅地在内)今年乡里分配给他们的播种面积是260垧,比去年增加25%,胡家围子生产队27个男劳动力(包括老年人在内)去年种60垧,今年原计划种40~50垧,把离村二三里外的土地放弃,集中力量耕种好村子附近的土地,保证产量不少于去年的22万斤,但是乡干部非要他们种60垧地不可,而且还要求只能种苞米。已指示把去年造的林毁掉种粮食(这一点已证实,乡工作队曾和我们林场交涉一些去年造的林)。据说并在考虑把播种出苗的大豆改种苞米。群众和干部对这个问题有很大意见。他们说从去年秋季到现在播种计划已改变过六次。胡家围子生产队播种面积从14垧一直增加到16垧,到521日止后增的播种面积还未找到适当的土地,必须开荒,而苞米播种的时间已经过了,山区霜期还早。群众肯定说即使种上也不可能成熟。但是在未证明成熟无望之前还必须和其他早播种的作物同样进行田间管理。土地面积又很零碎,每块不过半晌左右。一共有几十块,秋季看野猪都看不过来,势必影响到整个产量。当时我问他们是否看毛主席给六级干部写的信,他们都说讨论过了,他们非常拥护毛主席的那封信,但是他们说:“主席只是来信了,人未来,而乡干部就在我们这里。”当我问他们是否可以稍微多种一点他们说也可以,但不能种苞米,只能种一些早熟作物,如小豆、荞麦、西香谷等。

二、农村人民公社的财务会计制度我看必须实行简化,据我在哈尔滨近郊看到的账目,那是十分复杂的。我看了一下,未看懂,共计有几十个科目,动一次钱要经过五六次手续。一次我在市委遇到南岗区几个做农村工作的同志和他们谈到这个问题,他们一致认为应当研究简化。他们承认除了会计本人,管理主任、支部书记以及多数乡干部谁也不懂现在的账,当然群众就更不明白了。仁和作业区支书告诉我,他们的会计都集中到乡里去算1958年的账。去的时候用两个人才把账本背去了,大约在60斤以上。一个残废军人(仁和作业区的单干户)幽默地说:“除非把这些账烧掉,否则永远也算不清的。”

三、农村工人入公社分配问题。我曾和五个木匠工人谈了话,他们的意见很多,从1957年起,他们给外公社做工每天工资337元,但这些钱全归公社所有,社里按一般农民较高收入(一级工)给他们分配所得。如果他们少做一天则按337扣钱。仁和村的一个姓仁的木匠(复员军人)说,1957年他在社里工作了七八个月,一个钱未分,反倒陪了20元。另外四个木匠都是帽儿山镇子上的,他们说从1957年以来从未和公社算清过账,现在每个人都欠社里一百几十元到二百几十元不等。1957年在玉泉做工,每天按社里收入分配为027元,而他们在那里的饭费每天就需要050元,工作一天还要赔两角多钱。现在分配法是这样,粮食按人口定量由社里供给,除粮食外,每月给14元现钱,在食堂吃饭,每月每人需菜钱4元以上(菜不供给)家里人口稍多一点,菜钱都不够,买衣服就谈不到了。因此这些木匠工人生产积极性就非常差。我在哈尔滨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一个石匠在我们学校铲磨,每天工资20元,但工人本人只得2元,其余18元归社(手工业社)。看来这方面可能存在有关分配和所有制问题。

四、干部和群众对去年在山区高深翻地以及一切不切实际的宣传很有意见。据胡家围子队干部说:“自从去年秋收紧张时,上级下命令停止秋收,(搞)深翻,群众生气,情绪立刻就下来了。”他说:“说实话,放着粮食不收,说是次要问题(乡干部的话),我思想一直没有通。”仁和公社一个老农说:“山里深翻两尺,把沙子、石头都翻出来了,不能增产,反而减产。”他们说:“去年的宣传太过火了,说棉花茎有碗口那么粗,一个豆角一丈二,我就根本不相信。”

胡家围子干部说:“我们不会吹牛,所以乡里开会经常受到批评,会吹牛的人当然受表扬,去北京参观,后来发现他们的成绩不实在,仍然还是一个好干部。老实人倒霉。”

再说一句,材料是从一部分干部和群众中传来的,可能不全面,仅供参考。

 

刘成栋

 

1959523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