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大626的博客

—— 我们六年同窗,彼此终身守望......

 
 
 

日志

 
 
关于我

已故张金福同学是本博创始人、永久名誉博主。626北京校友会是我们的召集人。626全体同学,北京六年同窗,彼此终身守望! 我们626,有凝聚力,重情谊!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陕南妈妈(转载)  

2008-10-28 15:26:35|  分类: 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陕南妈妈(转载)
        作者:老江  2002.04.05

    我是在“面向工厂、面向农村、面向边疆、面向基层”伟大指示之下从北京分配到陕南的。分到一个县广播站,报到介绍信上“劳动锻炼”一栏注明:先当工人一年。于是我就干了一年架线工。

    幸好本人自小爱好爬树上房一类冒险活动,进了架线队后简直是无师自通。除了测线、放线、打洞、栽杆、拉线需要工人师傅们点拨一下之外,这爬杆儿之类的活儿,用不着谁教,我就能够干得很好。要知道我是属猴的呀。

    架线的活本身并不苦,但工作条件的艰难有时确实让我尝到了苦甚至于痛。那是这一年的最后一个季节——冬天,我和一位姓谭的工人师傅到本县的高山区——八仙区——发展农村广播网。在北风呼啸滴水成冰的日子里,我带着村里的小伙子在卵石成堆的河川里勘测线路、栽杆架线。一日两餐都是玉米茬子粥加清水煮白菜。因为当时食盐是计划供应的,村里代做派饭的人无法解决做菜的食盐来源问题。晚上睡的床上铺的是竹凉席(老乡也是),到半夜醒来竟听见床下一窝小猪的哼哼叫声。有一天等着放线,当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风洞似的两河汇合的三叉峡谷里的时候,我忽然想家了。我在这水的源头,而我家乡的爸爸妈妈却远在这水东去入海之处啊。我冷的发抖,我想家,我想自己的可怜。我要哭,可是我哭不出泪来。太冷了,眼泪冻住了。

    在与四川省彼邻的一个边远小村架设广播线时,我们住在一位老妈妈家里。她五十多岁了,家里还有一个独生儿子和刚过门的儿媳。安排住处时她执意要把儿子的新房腾出来让给我们住。为了赶进度,下雪天我们仍然爬杆架线。下午收工时她早已做好了热腾腾的饭菜,还在火坑边为我们焐着一罐子洗脸洗脚的热水。晚上临睡前围坐在火坑前闲谝时,老妈妈不紧不慢的问我。家里都有什么人啊;找对象没有啊;爸爸妈妈身体好吧;老家哪里的,江苏离这里很远吧…………。接着仿佛自言自语的喃喃地说。天这么冷,又下着雪。看你回来一身的雪,球鞋和棉裤腿儿全都湿了。这样不知道爱护自己,你爸爸妈妈在家里怎么放得下心呢?……

    哦,我懂了。老妈妈是在用她自己那一颗慈母的爱心来为远在他乡的我遮风蔽雨。她认为这样可以宽慰那些子女不在身边的父母们悬挂着的不安的心!

    以后我还走过许多地方,也曾经遇到过很艰难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可是每当我想起这位老妈妈和她说过的话,我就觉得在这颗慈母的爱心面前,作儿子的实在没有什么理由不把工作做好,也决不好意思找什么借口向后撤退了。

    离开村子以后就没有再次去过。只记得老妈妈的儿子的名字叫屈国富。

    三十多年过去了。远在陕南的老妈妈,您还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